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人類跨越“卡夫丁峽谷”邁向“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實踐

發布時間:2018-10-22

浙江体彩20选5今天奖金 www.ptzsk.com (本文獲上海市社聯“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理論研討會征文評選優秀論文獎)

民建上海市委理論研究委員會 毛韜

  導言

  1882年1月,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給《共產黨宣言》俄文第二版作的《序言》中提出人類社會跨越“卡夫丁峽谷”大膽預言和科學推斷,并且希望俄國能夠在一定的條件下“跨越資本主義制度的卡夫丁峽谷”,進入更高級的社會形態。然而,蘇聯經歷長達74年的社會主義實踐,最終因失腳跌落“卡夫丁峽谷”的萬丈深淵之中。

  而同樣作為昔日東方落后大國的中國,在近70年來自己跨越“卡夫丁峽谷”的道路上,始終堅持“獨立自主,兼收并蓄”的做法,尤其是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中國按照馬克思主義有關“必須享用資本主義制度一切肯定的文明成果”的重要思想,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實踐,逐步構筑起人類社會跨越“卡夫丁峽谷”的“中國道路和構筑“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全新發展模式。中國通過改革開放和不斷開拓創新,使其同時兼有發展中國家+轉型創新國家+具有自身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三重鮮明特質為一體,立足中國基本國情,建設一個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并且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中國智慧、中國方案”可借鑒、可復制的跨越“卡夫丁峽谷”的踐行方法,讓全世界都看到了一個朝氣蓬勃、與世俱進且擁有創造力、正能量和負責任的大國一一中國,正在著力推進構建起新的“一帶一路”世界經濟共同繁榮的光明大道,以及構筑起一個21世紀“人類命運共同體”和諧發展的大家園。

  一.馬克思跨越“卡夫丁峽谷”構想的由來

  所謂的“卡夫丁峽谷”設想的提法是來源于一個歷史典故。即在公元前321 年第二次薩姆尼特戰爭期間,薩姆尼特人在古羅馬卡夫丁城堡附近擊敗了羅馬軍隊,并且強迫他們通過“牛扼”,這被認為是對戰敗軍隊的最大羞辱。“通過卡夫丁峽谷”一詞即由此而來,意思就是遭受最大的侮辱。馬克思借喻跨越“卡夫丁峽谷”的歷史典故,來科學構想出在人類社會發展進程中,一定國度在特定條件之下,可以避免資本主義制度的痛苦和磨難,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這也是馬克思在巴黎公社革命失敗以后,馬克思受國際總委員會的委托起草了著名的《法蘭西內戰》宣言,熱情謳歌巴黎公社的光輝業績,并彰顯“公社的精神是不滅的,公社的原則是永存的”。由于巴黎公社失敗以后,西方無產階級革命運動處于長期沉寂低谷時期。為此,馬克思和恩格斯把人類科學社會主義的實踐視野轉向俄國、中國和印度等東方落后大國的無產階級革命的孕育和發展。當時,馬克思撰寫了一系列古代史和人類學筆記,對史前社會經驗與東方社會現狀進行深入研究,在他的腦海中醞釀著東方社會有沒有可能既完成從舊的社會形態向新的社會形態轉變,又可以縮短和減輕社會轉型分娩時期的極大痛苦。1882年1月,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給《共產黨宣言》俄文第二版所作的《序言》中,以十分明確的語言把跨越“卡夫丁峽谷”思想公諸于世:“俄國公社,這一固然已經大遭破壞的原始土地公共占有制形式,是能夠直接過渡到高級的共產主義的公共占有制形式呢?或者相反,它還須先經歷西方的歷史發展所經歷的那個瓦解過程呢?對于這個問題,目前唯一可能的答復是:假如俄國革命將成為西方無產階級革命的信號而雙方相互補充的話,那么現今的俄國公社所有制便能成為共產主義發展的起點。”馬克思對俄國能夠跨越“卡夫丁峽谷”的構想是基于資本主義制度正經歷著末落,而俄國無產階級革命正在風起云涌地發展壯大起來,所以馬克思在總結前期西方無產階級的經驗教訓后,認為俄國可以跨越資本主義“卡夫丁峽谷”,并且可以避免“遭受資本主義制度所帶來的一切極端不幸的災難。”由此可見,當時馬克思正著力構筑起一個人類社會跨越“卡夫丁峽谷”的科學構想,為東方落后國家的社會進步發展,指明了一條能夠跨越資本主義階段的社會主義新路徑,即:氏族公社所有制──亞細亞農村公社所有制──東方專制制度的亞細亞所有制──“吸取資本主義肯定成果”的社會主義所有制──共產主義第一階段所有制──共產主義高級階段所有制。從而揭示原生社會→次生社會→向原生社會復歸之再生社會這一人類社會總體的發展規律。

  二.人類社會跨越“卡夫丁峽谷”理論求證和歷史意義

  從社會主義發展的歷史進程來看,社會主義實踐形式經歷了空想社會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兩大歷史階段。第一個歷史階段是自1516年以英國托馬斯·莫爾發表《烏托邦》為標志產生了空想社會主義。第二個歷史階段是自1848年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共產黨宣言》的問世標志著科學社會主義的誕生。對于科學社會主義發展如何能夠跨越“卡夫丁峽谷”問題,成為馬克思和恩格斯晚年對科學社會主義實踐形式的創新發展,它突破了西方發達國家臺階式的社會主義社會歷史進程和實現模式,開拓了東方落后國家跨越“卡夫丁峽谷”進入科學社會主義新紀元。馬克思在他撰寫的《人類學筆記》和《倫敦手稿》中,把東方經濟落后大國跨越“卡夫丁峽谷”的演進路徑描繪為:東方專制的亞細亞所有制──“吸取資本主義肯定成果”的社會主義所有制──共產主義第一階段所有制──共產主義高級階段所有制。這里馬克思已經講明了東方落后國家跨越資本主義“卡夫丁峽谷”之時,必須要“吸取資本主義的一切肯定成果”,這些成果應當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等領域的成功經驗??蒲緇嶂饕逯揮型鞴錈徒ㄉ璧氖導式裘芙岷掀鵠?,才能找到自身賴以生存和發展的民族文化背景和深厚的社會實踐根基。俄國十月革命勝利之后,列寧在著名的《論我國革命》文稿中針對中國、印度等落后大國革命前途做出科學預測:“在東方那些人口無比眾多、社會情況無比復雜的國家里,今后的革命無疑會比俄國革命帶有更多的特殊性,”毛澤東指出:“只有經過民主主義,才能達到社會主義,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天經地義。”中國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東方落后大國社會性質和民族民主革命所處的特定時代條件,決定了中國革命必須分兩步走:第一步是新民主主義革命,第二步是社會主義革命。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實現形式是,通過暴力革命建立新民主主義社會,再經由新民主主義社會,通過社會主義改造,進入社會主義社會。從1949年新中國的建立到1956年生產資料所有制社會主義改造的基本完成,中國僅用七年時間就實現了從新民主主義社會向社會主義社會的巨大轉變。1957年,毛澤東在關于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的談話中明確指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社會不是凝固不變的;社會主義這個階段又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不發達的社會主義,第二個是比較發達的社會主義。”因此,可以講這段精辟的論述是我們黨后來提出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重要理論的直接思想來源之一。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所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第一次寫上了“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還是處在初級的階段”。中共十三大報告第一次系統地闡述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強調指出:“特指我國在生產力落后,商品經濟不發達條件下,建設社會主義必然要經歷的特定階段。”尤其是從鄧小平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改革開放的偉大探索,把馬克思的“跨越卡夫丁峽谷”理論中有關“吸取資本主義一切肯定成果”的社會主義思想得到了繼承和發展,所以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實踐的馬克思主義,或者可以稱之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跨越“卡夫丁峽谷”的堅實步伐和鮮明足跡,已逐步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架構體系和豐富實踐經驗。

  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成功跨越“卡夫丁峽谷”的偉大創舉

  人類社會在探尋“社會主義成功之夢”進行了孜孜不倦地奮斗歷程。1848年1月,法國著名的空想社會主義者埃蒂耶納·卡貝所創立的“伊加利亞共和國”,這個袖珍版的“共產主義移民區”試驗最終于1856年徹底宣告失敗。之后,1871年3月18日誕生的巴黎公社和1917年10月建立的蘇維埃俄國都試探如何跨越“卡夫丁峽谷”的路徑,但都沒有取得成功。究其沒能成功的根本原因,似乎只有一條,那就是這一系列的跨越“卡夫丁峽谷”實踐,都是完全避開了發展“市場經濟”這個主要問題,采取所謂新經濟政策的“計劃經濟”向社會主義直接過渡,結果導致其社會經濟基礎無力承托起龐大的上層建筑,最終造成整個上層建筑“大廈”的轟然倒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所以能夠獲得成功,就在于其跨越“卡夫丁峽谷”之時,首先構筑起了通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彼岸的索道驛站。按照鄧小平所講的話:“發展生產力,是硬道理”?;瘓浠八?,沒有強大生產力作為經濟基礎支撐的社會主義上層建筑遲早都會垮臺,這就是東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所以取得成功最重要的硬道理。早在1979年12月26日,鄧小平在會見美國和加拿大客人談話中就明確指出:“說市場經濟只存在于資本主義社會,只有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這肯定是不正確的。社會主義為什么不可以搞市場經濟,這個不能說是資本主義。我們是計劃經濟為主,也結合市場經濟,但這是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市場經濟不能說只是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在封建社會時期就有了萌芽。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這段有關市場經濟“姓資”,還是“姓社”問題的論述,不僅從理論上解決了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的關系,更為重要的是它直接構筑起中國跨越“卡夫丁峽谷”一座橋梁。對于人們對馬克思主義有關社會主義實行計劃經濟一些思想認識上的誤解,習近平同志在他撰寫的一篇題目為《論〈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的時代意義》的論文中予以指正地說:“馬克思在對市場經濟的自發性、無序性等弊端進行分析時,曾提出過共產主義社會“必須預先計算好,能把多少勞動、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用在這樣一些產業部門而不致受任何損害'這樣一種對社會主義生產進行計劃的設想,是指共產主義社會的事情,并不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就要這樣做。而且,馬克思在這里僅僅是一種設想,并未形成完整的理論,由此可見,所謂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理論,實際上是后人將自己的思想和認識硬加到了馬克思的頭上,把不是馬克思的東西說成是馬克思的,給歷史開了個天大的玩笑,因而也就不可能有效地指導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具體實踐”。這既從源頭上厘清了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的理論依據,又解說分析了蘇東眾多社會主義國家為什么會跌落資本主義“卡夫丁峽谷”的深層次原因。

  實際上早在10年之前,即2008年12月,胡錦濤在紀念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三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指出:“中國共產黨提出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確立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模式,正確解決了關系整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全局的一個重大問題。我們需要借鑒人類政治文明有益成果,但絕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世界上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發展道路和發展模式,也沒有一成不變的發展道路和發展模式。我們既不能把書本上的個別論斷當作束縛自己思想和手腳的教條,也不能把實踐中已見成效的東西看成完美無缺的模式。”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與中國發展模式,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形式的高度概括和總結。如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僅逐步確立了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適應了現階段生產力發展水平,充分調動了各方面積極性,極大地解放和發展了社會生產力,而且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把市場經濟與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結合起來,既注重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又注重加強社會主義國家的宏觀調控,從而體現出內在的比西方資本主義制度更具有優勢和巨大活力。

  四.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跨越“卡夫丁峽谷”成功實踐是構筑“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基石

  如果說,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在中國40年來的改革開放實踐中,取得了跨越資本主義“卡夫丁峽谷”障礙的巨大成就的話,那么,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科學理論與成功實踐,已經將中國智慧、中國經驗展現在世界的面前。它告訴世界,中國為什么能夠跨越“卡夫丁峽谷”天塹障礙?中國為什么能夠取得社會主義事業的巨大成就?就在于中國自己選擇的發展道路是正確的。中國道路首先使中國靠自己的力量解決了占世界總人口約四分之一的中國人的吃飯問題。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前,由于物資短缺,尤其是食品的短缺,只能采用樣樣東西憑票供應,不要說如何吃的好了,能夠讓家家戶戶吃得飽都顯得非常不容易。不解決中國人的吃飯問題,就意味著中國人將繼續貧窮困乏。當這個國家整個社會始終處于貧窮困乏的狀態且找不到一個能夠解決問題行之有效方法之時,那么,這個社會主義的國家是沒有強大的力量來跨越“卡夫丁峽谷”天塹障礙。此時,西方卻為發展中國家指出了一條“市場化、自由化、私有化”的所謂“華盛頓共識”的道路,其核心內容與上世紀20~30年代形成的新自由主義一脈相承。其在拉美國家推行后所引發經濟衰退和兩極分化。蘇東劇變之后,這種新自由主義的“休克療法”,將眾多蘇東社會主義國家全都推入了“卡夫丁峽谷”的萬丈深淵,令這些國家人民皆飽嘗了極大的痛苦。

  實際上早在2009年11月時,西方經濟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新聞機構已經公布過一份對當今資本主義制度與社會主義制度相比較的民意調查問卷,這次民意調查詢問了全球27個國家2.9萬人的意見。51%的受訪者認為自由市場的資本主義系統需要規范和改革。只有美國和巴基斯坦有超過20%的人認為資本主義運行良好。在27個國家中,15個國家有半數以上認為大企業應該歸國家所有或由國家控制多數股份,而這個觀點最強烈的支持者恰恰來自曾經試驗“休克療法”的國家:俄羅斯有77%受訪者贊同這一觀點,烏克蘭有75%。而作為世界人口大國的印度,每3個人中,就有一個人認為資本主義存在致命弱點,需要用一種新的制度來取代。這份民意問卷所反映的就是當今資本主義社會的真實痛苦和存在問題。而中國在跨越“卡夫丁峽谷”之時,首先解決好13億人民溫飽問題;其次是解決好廣大人民群眾如何致富問題;最后還必須解決好“富裕與公平”的問題。1993年9月16日,鄧小平曾經指出:“十二億人口怎樣實現富裕,富裕起來怎樣分配,這都是大問題。題目已經出來了,解決這個問題比解決發展問題還困難。中國人能干,但是問題也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復雜,隨時都會出現新問題。少部分人獲得那么多財富,大多數人沒有,這樣發展下去總有一天要出問題。”這也正是中國在跨越“卡夫丁峽谷”所碰到的許多荊棘和艱辛磨礪,為此,2012年11月8日召開的中共十八大報告強調指出:“必須更加自覺地把以人為本作為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的核心立場,始終把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作為黨和國家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尊重人民首創精神,保障人民各項權益,不斷在實現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促進人的全面發展上取得新成效。”五年之后召開的中共十九大的大會主題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斗。”中共十九大報告還強調指出:“全黨必須牢記,為什么人的問題,是檢驗一個政黨、一個政權性質的試金石。帶領人民創造美好生活,是我們黨始終不渝的奮斗目標。必須始終把人民利益擺在至高無上的地位,讓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朝著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不斷邁進。”

  當前,如果我們不能很好地解決好收入分配和貧富差距過大的問題,這個小康社會也不會是一個和諧社會。因此講,只有建立在“大同”思想基礎上的“小康”社會,才能長久安定和諧。“大同”與“小康”并提,最初出現于《禮記·禮運》之中??鬃猶岢觶?ldquo;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大同思想的核心內容是“天下為公”,即國家是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用。“大同”是孕育民族魂的精髓,是夯實“五位一體”的基石,是凝聚“振興中華”的精神支柱,是構建和諧“小康社會”的前提條件,是實現偉大“中國之夢”的共同目標。總而言之,“大同”思想是引領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小康”社會,跨越卡夫丁峽谷的“人民共同富裕”和諧發展的“大道之行”。因此,我們只有著力構建起“大同”思想基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諧“小康”社會,社會主義的中國才能完全跨越整個“卡夫丁大峽谷”,邁向構筑“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新境界,從而印證了馬克思從“巴黎手稿”到“人類學筆記”,對人類社會形態理論進程的哲學論證(人的本質形成──人的本質異化──人的本質異化的揚棄)與經濟學論證(自然形態的經濟──自然經濟──商品經濟──產品經濟)科學社會主義的發展規律。

  正是40年之前的今天,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為中國未來發展尋找到一條“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中國道路。當初,中國開始實行的“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政策時,“對內改革”首先從農村開始。

  1978年11月,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開始實行"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拉開了我國對內改革的大幕;“對外開放”是中國的一項基本國策,中國的強國之路,是社會主義事業發展的強大動力。改革開放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發布,中國改革進入了新的階段。改革開放使中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1992年10月召開的黨的十四大宣布新時期最鮮明特點是改革開放,中國改革進入新的改革時期。1992年中國正式實行改革開放,中國進入新的改革時期??梢運抵泄叩?ldquo;改革開放”的道路,是一條成長于資本主義體系之外,走一條適合本國的基本國情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與時俱進、與世俱進的中國道路。在對這條道路的理論先導上,明確了“不改章、不易幟”,通過改革開放,探索從本國國情實際出發建設和發展社會主義之路。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道路問題是關系黨的事業興衰成敗第一位的問題,道路就是黨的生命。”真可謂是“道路決定命運”,道路關乎黨的命脈,關乎國家前途、民族命運、人民幸福。之后,在中國改革開放的40年間,在“中國道路”的實踐與理論上,我們從鄧小平同志的“黑貓白貓論”、“發展才是硬道理”、“摸著石頭過河”等,一直發展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大公約數”新思想、“脫貧致富”新思想、“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新思想、“生態文明建設”新思想、“科技創新”新思想、“創新驅動”新思想、“海洋強國”新思想、“一帶一路”新思想、“人類命運共同體”新思想等一系列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科學發展的重要思想和理論。這些重要思想和理論來源于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實踐積累、總結和升華。這些重要思想和理論也充分彰顯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重要思想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的結晶。

  從1882年1月,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給《共產黨宣言》俄文第二版作的《序言》中提出人類社會跨越“卡夫丁峽谷”大膽預言和科學推斷,到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的“中國道路”、“中國模式”實踐——總結——再實踐的不斷探索踐行、踏石留印??梢勻銜?,當今中國跨越資本主義“卡夫丁峽谷”的“中國道路”發展路經為: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中國改革開放——致力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繼續深化中國改革開放——構筑“一帶一路”——構筑“人類命運共同體”。

  2017年1月17日,應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主席之邀請,習近平主席在2017年達沃斯年會的開幕式上,發表了著名的《共擔時代責任,共促全球發展》主旨演講。在深度把脈世界經濟突出矛盾的基礎上,習主席提出“中國方案”:堅持創新驅動,打造富有活力的增長模式;堅持協同聯動,打造開放共贏的合作模式;堅持與時俱進,打造公正合理的治理模式;堅持公平包容,打造平衡普惠的發展模式。西方那些對抗、零和、排他為核心思想的“處方”被證實無效之后,習主席用這個包含傳統哲學“天人相應”的“中國方案”,在強調必須順應全球化這一自然客觀規律的前提下,因地、因時、因人制宜,最終達到和諧與平衡。一方甫出,世界驚詫。

  一天后,習近平主席又在日內瓦萬國宮,以《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演講主題,從歷史和哲學的高度進一步解釋“中國方案”——世界命運應該由各國共同掌握,國際規則應該由各國共同書寫,全球事務應該由各國共同治理,發展成果應該由各國共同分享。”外媒紛紛贊嘆,兩場演講,習主席娓娓道來,如同一位“東方哲人”。

  習主席說道:3年多前,我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3年多來,已經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積極響應支持,4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同中國簽署合作協議,“一帶一路”的“朋友圈”正在不斷擴大。中國企業對沿線國家投資達到500多億美元,一系列重大項目落地開花,帶動了各國經濟發展,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梢運?,“一帶一路”倡議來自中國,但成效惠及世界。

  今日,不僅在達沃斯,在世界各地,提到“中國方案”或中國影響力,許多不同種族、不同膚色、不同國家、不同地區的人們,都會想到“一帶一路”倡議。人們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討論,已經成了一個新時代世界性的新話題。世界各國高度評價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世界各國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提出來的,但是“一帶一路”的機會與成果屬于全世界,這就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內在的科學真諦所在,而且通過“一帶一路”的不斷拓展、延伸和發展,讓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國家和人民主動接受馬克思主義“中國方案”、“中國經驗”所帶來的利益和福祉,此時,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又上升至馬克思主義世界化、時代化的新境界,從而徹底駁斥和粉碎西方對中國所倡導的“一帶一路”以及構筑“人類命運共同體”稱之為“修昔底德陷阱”之誣蔑和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