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化佛不吸煙,卻辦了一個香煙盒展

來源:2019-05-31 文匯筆會 唐吉慧 發布時間:2019-05-31

浙江体彩20选5今天奖金 www.ptzsk.com

錢化佛畫的佛

  當過革命黨打過仗,一次執行任務,一枚子彈打到他的胸口,像電影里的情節那樣,他的胸口口袋內藏了枚銀幣,子彈打在銀幣上,他躲過一劫。后來他真的演了戲拍了電影,唱京劇是有名的丑角,1934年的一部《春宵曲》,他演了位質樸的鄉村中學校長,不過讓他安身立命的是畫畫,他愛畫佛像,畫中的佛像大都閉著眼睛,人們問為什么,他答:“我佛慧眼,不要看人間的牛鬼蛇神?!閉飧鋈司褪喬?。

  中國近現代史上錢化佛無疑是個神奇人物。他將自己數十年的經歷稱作人間游戲,1946年左右,由他口述,鄭逸梅執筆,以“拈花微笑錄”、“花雨繽紛錄”為題分別刊載在了《新夜報》《今報》上,鄭逸梅形容簡直超過吳趼人那本《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錢化佛也是個有心人,畫畫之余收藏了許多稀奇的物件,有古錢幣、鼻煙壺、紫砂壺、火柴盒等。上?!骯碌骸筆逼?,他每每在夜深人靜時,偷偷去揭敵偽貼的告示,如果揭破那么換一張重揭,必求完整;經年累月,不辭風雨,竟然收集下整套告示,他認為:“敵偽的罪狀,盡在這一大疊的告示中?!焙罄?,這些告示成為抗戰時期的重要文獻,錢化佛把它們全部捐給了國家。他還有一個嗜好:收集香煙盒。

  錢化佛是不吸煙的。他早年時常和京劇名旦毛韻珂混在一起,毛韻珂愛吸外國煙,有一種試一種。錢化佛發現這些香煙盒子十分新穎,便生了收集的興趣,開始留心起市面上的新牌子,見到則買,煙盒留下,香煙送人,又本著人棄我取原則,多年下來,竟存了數萬只。1935年,錢化佛在北京的新世界國貨商場辦了一次佛畫和收藏展,佛畫是歷年精心之作,收藏展中就有這樣一個香煙盒展。當年的一份展覽說明簡單介紹了這次展覽,開篇即列舉吸煙的種種危害,“傷腦、敗胃、僨事、耗財、經濟外流、國力減弱等等”,目的不外乎勸人戒煙,培養良好的娛樂習慣和正當的癖好,如收藏、品鑒古錢、郵票、畫片、畫報等,“玩之日久,積之既多,再加以整理,自然有可觀的價值,這不比賭錢、喝酒、抽煙,那些不正當的行動好得多么?”

  錢化佛的多位友人為展覽題了字,袁希濂有兩幅,第一幅上大字寫“煙毒之害”,左旁長題:“化佛先生以不吸卷煙勸人,而于畫佛之余暇收集卷煙包匣,積二十年之久得卷煙包匣二千八百余種,可知吸煙消耗之巨,吾人能不觸目而驚心耶?!?/p>

  另一幅寫得帶點俏皮:“我愛吃糖而不喜吸煙,與其以錢買煙吸,不如買糖吃,我勸普天下同人不要吸煙,無論中國煙外國煙,俱以不吸為妙?!?/p>

  陳其采一幅寫得大節凜然:“煙之為物,有害人群,損我金錢,耗我精神,大而亡國,小亦喪身,欲袪其毒,先改其名(何香之有,應改名為臭煙),寄語同胞,急起猛省?!甭淇釗掌讜?935年的五三紀念日。

  一百多年前,“英美煙公司”的“品海牌”香煙搶占著國內大片卷煙市場,天津有本介紹清末民初本地鄉土人文概況的小書《天津地理買賣雜字》,文字有如順口溜,有一句寫到,“買煙卷,吸品海,頂球飛艇數刀牌”,可見天津人有多喜歡。1905年中國爆發了抵制美貨運動,陳其采對于這一愛國運動極為投入,早年吸煙的他將平時自吸和招待客人的煙由品海牌改為了三星牌。三星牌是盛宣懷與上海富商劉樹森各投資五萬兩白銀,于1904年在上海創建的三星煙公司生產的香煙。陳果夫受了他三叔陳其采的影響,跟著潮流抽起了香煙,他很得意地對友人說:“我吸煙是提倡國貨三星牌,而不是吸品海牌。雖然后來為此吸上癮,而戒的時候不大習慣了好幾天,但這仍是一種痛快的事?!碧獯實幕褂姓悅咴樸胩煨槲疑?,他們表達了相同的觀點,不反對吸煙,不過提倡吸中國煙,以免利權外溢。

  錢化佛對香煙盒的展覽有精心的布置,比如將世界牌與和平牌合在一起,意寓“世界和平”,孫中山、紫金山、萬壽山、萬寶山、馬占山五種牌子合為“五岳圖”,把白鳳牌盒面的雞,與狗牌上的狗頭合為“雞鳴狗盜”,黃金牌、如意牌、長樂牌、大豐年牌合為一組,意寓吉祥?;褂邪捉鵒剖欽綠姿?,老刀牌是天虛我生鐘愛之煙等等。如介紹所說,“這真是一個趣味的展覽會”。1936年11月22日,展覽移至上海南京路大新公司四樓。

  上中學的時候,大約是初二,同學小青有一天中午神神秘秘將我們幾個好朋友喊到教室外面,說下午下了課一定去他家里坐坐,我們問什么事,他開心地說從他爸爸的煙盒內偷來幾支香煙,要分給我們一起嘗一嘗。我們感到莫名的欣喜,那個年紀,似乎覺得能夠“吃香煙”,能夠像大人們一樣吞云吐霧,才算長大了。于是擊掌盟誓,互相保守秘密。那天一散課,我們四五個同學就窩在了小青的房間里,關緊房門,拉上窗簾,一人一支,打火點上,有模有樣地吸一口吐一口??墑竅閶灘⒉蝗縹頤竅胂籩心敲礎胺枷恪?,我猛吸了兩三口,辣得連聲咳嗽,禁不住抱怨:“怪,這么嗆!”“還是苦的?!蓖〗鷸逯迕紀??!拔銥次野治淌逼葡??!斃∏嘁苫蟮乜戳絲醇性謔種訃淶南閶?,又狠狠吸了一口,然后拉開窗簾,打開窗戶,朝窗外彈了彈煙灰,繼而索性丟了出去。從此我們再不吸煙了。

  我沒有錢化佛那么多香煙盒用以展覽警醒世人,只能把袁希濂的句子略改幾字:我愛吃茶,與其買煙吸,不如買茶吃。